veek

 

Dreamer Dreamer
そっと運んでください
君去りし街の 海が見える丘へ

ヨルシカ 锐气的vocaloid P・n-buna以“乐队”表现手段进行全新挑战(访谈翻译)

(这是在去年一专发售时音楽ナタリー和n-buna、suis的对谈)

原文链接https://natalie.mu/music/pp/yorushika

翻译/conny

校对/镜子

【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】


n-buna以「ウミユリ海底譚」「メリュー」等作品,作为vocaloid创作者制作出了多首在niconico动画网站上超过100万播放量的乐曲,近年即使是其他艺术家提供乐曲也不断发挥其才能。这样的他迎来了歌手・suis(スイ),作为全新的名为ヨルシカ的乐队开始了活动。


虽然是以“乐队”来形容,实际上却与一般的rock band相当不同,是一个与作品中的角色和所描绘出的世界做出相应表现的,及其概念化的企划。本篇访谈以成为初作品的1st mini album「夏草が邪魔をする(夏草成为了阻碍)」的内容为中心,向n-buna和suis询问了ヨルシカ结成之前的花絮和对今后的展望。

 

取材・文 / 風間大洋

 

能够幸运地和有这种声音的人相遇真是太好了


——作为ヨルシカ这一活动形态的初音源,有n-buna和suis2位成员,这样理解可以吗?




n-buna  可以的。我认为比起通常的乐队,首先主唱suis在场我才能作为composer作曲,将两者合二为一才形成了ヨルシカ这个artist。


——以前去过的n-buna的oneman live中,suis也作为主唱参加了吧?


suis  是的。


n-buna  虽然是作为guest vocal请来的,原本是通过共同的熟人介绍才认识的,我在为其他艺术家作曲的时候有请过她来试唱。


——suis曾经听过n-buna的曲子吗?


suis 是的,一直都有在听哦,而且是以一个vocaloid粉丝的身份。最初因为人气爆发的「透明エレジー」长期位于(niconico动画的Vocaloid)榜单中而处于观望状态,有一次,因为排到了好像是榜单第一所以抱着“真有这么厉害吗?”的想法去听了,结果受到了“为什么没有早点听到这首歌呢”这样的冲击。虽然也有曲调与自己兴趣相符合的原因,作为vocaloid曲是相当厉害的全新的东西。最初被旋律所吸引……纯粹地觉得,能做出这种旋律的人真是天才啊。从此开始,在歌词和自己的人生相匹配的部分产生了情感共鸣,渐渐成为了粉丝。n-buna君的粉丝们应该都会有同样的感受吧。


——这么说的话,原本就是很热心的vocaloid听众吗?


suis  恰好在n-buna君刚有一定知名度的时候还不是很经常听,以前是作为vocaloid文化的粉丝来听的。并不像vocaloidp的粉丝那样着迷于曲子,而是作为过初音ミク和鏡音リン的死宅粉(笑)。


——以前有过唱歌的经历吗?


suis 也就是在家里扫除的时候放声歌唱,边做料理边哼哼歌的程度吧(笑)。并没有刻意想过让谁来听。


——n-buna是被suis歌声当中的哪一点所吸引的呢?


n-buna  想让她来作ヨルシカ的主唱的很重要的理由应该是音质吧。我听了很多不同风格的rock和pop,因此想要做的曲子有很多方向性。所以在找不仅能很好地配合rock,也能对应ballad(民谣)和有漂浮感的音乐,而且声音稍微有些沙哑的歌手。正好她的音质很合适,而且也很擅长演唱。觉得“就是这个人啊!”就去拜托她了。


——那如果没能和suis相遇的话,说不定就不会以这种形式来活动了呢。


n-buna  直到和觉得合适的人相遇之前,说不定还会一直找下去吧(笑)。能够幸运地和她相遇真的是太好啦。


即使没听过音乐也能唱出来的,令人称羡的才能


——正如刚才所说,n-buna吸收了的音乐风格十分广泛,因为是能够做出各种类型的曲子的创作者,实际上这张专辑「夏草が邪魔をする」的收录曲也有着各式各样的风格。suis的歌唱也配合着不同的风格因曲子而异。


n-buna  确实是呢。比如说「靴の花火」的主歌(Aメロ)和副歌前段(Bメロ),在我看来是想让suis能够用稍作抑制的声音来歌唱的呢。suis也是适合这类声音的类型。不过,这首歌到副歌的部分乐器就增加了,想让她在这里不要低声唱下去而是直接用放开的歌声唱出来。在很多需要区分使用歌声的地方,suis都帮了不少的忙。


——为了做出音色与唱法多彩表现,suis又做了怎样的准备呢,比如说在演技之类的方面?


suis  这也没什么特别的……啊!不过我挺喜欢去看音乐剧的。一边唱歌一边发挥演技,从边表演边歌唱这一点当中受到了不小的影响。幸好录音之前看了很多音乐剧。我非常喜欢宫泽Emma(宮澤エマ),以至于到了痴迷的程度。


——那,比起原来的rock和pop,suis听musical系的音乐比较多吗?


suis  其实自己听歌还没有到达那种程度。对于vocaloid,因为自己是御宅所以为了“想听ミク酱的声音”这个理由才会去关注(笑)。对于音乐剧来说则是这几年一直都在沉迷。


——挺意外的呢。


suis  为了录制也听了各种各样的东西……该说是听这些很费力呢,还是说有感情的成分在呢,因为是第一次专门去听音乐。没法做到广泛却不专心地去听。


n-buna  虽然没怎么听过音乐也没有特地学习过,演唱时音调很准又发出了足够的音量,还能够使用抑扬的表现,我觉得有着相当不错的天赋呢。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天赋论,但对于唱歌,没法好好唱的人就是唱不来。我也是这样的吧(笑)。自己的人生应该是与唱歌无缘了,我想能够唱的好果然还是需要才能吧?所以真的很羡慕。


suis  谢谢!


「私」也好「僕」也好「俺」也好都能适应的歌声

 

——虽然音色并不像某些能使出超高音的音色那样特殊,但平淡中有着抑扬和诉求力,真的是非常出色的歌声啊。


suis  哦哦……非常感谢……!


——有想过自己作为歌手的长处与武器在哪里吗?


suis  是在听起来不怎么像女孩子这一点吧。虽然也算不上中性,不过挺喜欢这样并不女性化的声音。该说是毫无性别感呢,还是缺乏色气呢(笑)。虽然「言って。」这首歌的歌词是以「私」作为第一人称,自己在听的时候却觉得“好恶心啊”(笑)。「君」或者「僕」的话倒还比较合适,不过用我的歌声来唱「私」的视角总觉得有点糟糕。


n-buna  不过要说的话,这一点也是长处哦。「私」也好「僕」也罢,甚至是更极端的「俺」,这样的声线不论哪种类型的歌词都能够适应。


——我也这么觉得。


suis  真的吗!那我从下次开始说不定把第一人称都换成「僕」会比较好呢。不过如果可以说是长处的话,那么我也喜欢这一点。


——或许不是因为声音的高低,而是因为平稳的音质哦。


n-buna  确实。我不怎么擅长使用很活泼的声线,因为觉得和自己的曲子不搭,沉着冷静的声线说不定会更合适。而且觉得清晰有穿透力的声音也并不搭配。


——即使是作为vocaloidp作曲的时候,n-buna的曲子也有着没法像vocaloid那样用尖锐的声音唱出来的倾向呢。


n-buna  啊啊!说不定单纯只是我的兴趣而已。


没有生命与情感却很有趣的vocaloid和能够倾注情感表现的现场歌唱


——这次与vocaloid曲毫无关联的,ヨルシカ的2人将ヨルシカ的音乐作为作品公开于世,我觉得听众当中应该有很多人已经听过n-buna的vocaloid曲了。作为vocaloidp也好,作为ヨルシカ也好,或者作为作家的活动内容在意识上有什么不同呢?


n-buna  这也正是组成ヨルシカ这个乐队的理由。首先在完成委托的时候,会替对方的艺术家考虑“怎样的曲子会比较合适呢”,作为使命一边发挥自己的风格一边完成委托。另一方面,我想做vocaloid这件事,是自己已经决定好的。所谓vocaloid指的不就是没有感情的声音吗?即使努力为其赋予情感,声音不包含情感的自身就是vocaloid的长处所在,正因此听众才能随心所欲地将情感加入其中。我用vocaloid所做出的歌曲能够使听众在自身的经历和情感上找到共鸣,所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听法。换句话说重视歌词去听的话会相对容易些吧。Vocaloid不正是因为没有生命和情感才显得有趣的音乐吗?某种意义上作为艺术家的特色是无法让人体会到的。


——和歌唱相关的部分确实是这样呢。


n-buna  是的。在作曲方面可以感受到作曲人的特色。但在歌唱的方面却感受不到这一点,所以这种文化才能够发展至今吗?于是想做出包含这种(歌唱方面的)特色的曲子。所以希望ヨルシカ能够重视人类的表现……虽然vocaloid有着vocaloid才有的表现方式,不过人类同样也有自己独有的表现方式。刚才所说的「靴の花火」中的主歌(Aメロ)和副歌前段(Bメロ)需要运用抑制的歌声,而在副歌部分是运用抑扬的唱法。果然这里只能通过人类的歌声来倾注情感。而正是它才为歌词赋予了意义。而vocaloid则与之相反,“将这首歌的歌词在故事里以特定的情感被唱出”,在想表达这件事的时候,意识到正是人类的歌声才能使歌词富有意义。ヨルシカ正是通过推敲人类的表现以期制作出优秀的作品。




——把通过n-buna的歌词与旋律表达出的情感,刻意不加入人声歌唱而做成vocaloid曲,在延续这一点时,会有更想把自己的感情赋予人声表达出来的欲求吗?


n-buna  本来就在考虑做出这样的人声表现了。想做的曲子太多,其中有些适合vocaloid也有些不适合,正是因为这个理由从以前开始就想要以乐队的形式来活动了。「雲と幽霊」这首歌虽然在相当早的时候就做好了,但这首曲子用vocaloid来唱的话总觉得有些违和感,所以一直作为存货。说不定那时的违和感就是ヨルシカ结成的契机哦。


比起说是有着不错的直觉,更不如说正因为是n-buna君的曲子才能够理解


——在以更富人情味地投射出自己的旋律与歌词的ヨルシカ这一边,n-buna本人是不会演唱的。在委托suis的时候提出了什么要求呢?


n-buna   在录音的时候好像经常会说“多倾注些情感”。


suis  不过好像没有达到这种程度的要求呢。


n-buna  只要是用人类的声音来歌唱,就绝对有意义不是吗?达到这个程度我就相当满足了呀。


suis  n-buna君和我都是听着曲子就能看到“想做这个呀”的完成系,或许从一开始就很相似吧。所以即使是做原案的时候2个人也多是觉得“就这样做吧”。对于曲子的解释和“想要以这种方式来演唱”的我的心情,和n-buna君的看法都相当一致呢。




n-buna  两个人的看法没有分歧的话我很开心。因为suis的直觉很不错,即使是我提出的很微妙的要求她也能够大体理解地唱出来。


suis  比起说直觉很好,更应该说正因为是n-buna君的曲子才能理解哦。从听vocaloid曲开始,对n-buna君的曲子就有着强烈的“想要翻唱啊”的冲动……虽然相当自信过剩,从作为听众时就产生了“由我来唱的话是否合适呢”这样不自量力的想法。既与n-buna所描绘出的世界观相对应,又比其他人的曲子听得更投入,所以觉得相性应该会很好。虽然说不定只是单方面的想法(笑)。


——不过,n-buna也属于观点不同的话就会斩钉截铁地说“不”的类型吧?


n-buna  的确是呢(笑)。


n-buna的夏天,suis的夏天


——ヨルシカ的组合名是怎么来的呢?


n-buna  「雲と幽霊」的第二段有一句歌词「夜しかもう眠れずに(唯有夜晚才能入眠)」,以前开始脑海里就有「夜しか眠れない(翻译同上)」这句话,所以就在这首歌里加进了这一句。很喜欢这句歌词,语感也相当不错就用它作为乐队名了。


——logo有什么含义吗?




n-buna  设计师提出了很多方案……。


suis  这个是鹿的眼睛吗?


n-buna  虽然不是因为这一点,不过这样理解好像也没问题。以2个月亮面对面的主题,时针的指针正对着……从6点开始就是晚上了。

 

suis  哦哦,原来如此!这个主意很棒啊。


n-buna  而且指针看起来就像眼睛一样,也和「眠れず(无法入眠)」紧密相关,是个不错的logo。


——专辑的标题是「夏草が邪魔をする(夏草成为了阻碍)」。按字面来说,就是夏天的作品。


n-buna  确实。因为我想做的东西已经形成了夏日潮流(笑),因为是夏男,一年到头都在边想着夏天的事情边作曲。


suis  心中所想的也是夏天呢(笑)。


——从以前开始就有这样的倾向了呢。


n-buna  我很喜欢夏天的情景。夏天的青空也好,草原与树荫、河流、海洋、闷热感也好……全部都很喜欢。我是从情景开始构思故事和歌词,从而做出曲子的类型,因为喜欢夏天有些苦闷的透明感的氛围,一直都在描绘着这样的意象呢,或许是这样。


——虽说如此,n-buna的夏天也并不是闪闪发亮的太阳直射下来的情景呢。


n-buna  不不,并没有在闪闪发亮哦!和那些去度假的人群、湘南的海水浴场一类的景象完全不同,而是比较像鹿儿岛一带沿海的街道和宁静的沙滩。因为喜欢这样的景色,一边想象一边描绘着这样的景色。


——suis喜欢夏天吗?


suis  我也很喜欢夏天。不过与n-buna君的夏天的绚丽景色不同,而是“这里,有人住吗?”“不过有在晾着的衣服呢……”这样有水泥墙的陈旧住宅区的景象。附近生长出的树叶之中伸出螺旋楼梯的扶手,一直延伸到手边……房间里的空调开着,稍微有点脏。


——阳台上放着室外机,是像这样吗?


suis  对对对!有个室外机哦!然后电风扇来回摆动——很喜欢这种情景(笑)。所以同样是喜欢夏天却稍微有些不同,不过我听着n-buna君的曲子的时候,只是想象一下这样懒洋洋的夏天就很开心。


想要将ヨルシカ做成概念性的存在


——就在刚才想起,这张专辑一开始是以suis歌唱为前提进行制作的。以前的专辑发售时办过的live上由suis来翻唱了vocaloid曲,与当时有什么不同吗?


n-buna  果然是因为能够大体把握声音的音域,音调的设定也进行了微调,所以基本进行地很顺利。关于曲调,不断把想做的东西制作出来由她唱过之后,“好,感觉挺不错的。OK!”就像这样(笑)。


——演唱这边觉得如何呢?


suis  果然感觉到是面向人类制作的曲子。因为之前就有了“疾走感与文字之多很有n-buna风格”的印象,在制作人类演唱的歌曲时能够察觉到有些不同。Demo为了配合我的声音做了升key版本,也很容易演唱,我觉得是很适合自己的曲子。


——比想象中带着与vocaloid曲更大的差异完成了这张专辑。


n-buna  是的。果然因为想做的方向不同。


——不过,也不完全像是另一个人做出的东西。


n-buna  想做的东西只有正中央的1个内核,从它开始向周围形成分枝,所以根本来说会有相同的地方与相似的地方。


——制作个人专辑「月を歩いている」的时候,说过是从歌词和旋律开始作曲的,在这里也是不变的吗?


n-buna  基本是不变的。大体上是在专辑中定下“在这一段放进有特定歌词的曲子”。比如说「言って。(说吧)」在直率的rock tune中,对远去之人所做的歌词,决定到了这个程度。把这首定为第3首之后,就在专辑最后加入了answer song,写了对方,也就是死去成为幽灵之人的曲子(「雲と幽霊(云和幽灵)」),是以这种方式进行构思的。

 

——原来如此。事先想好整体的情节,然后继续完成每首曲子的细部。


n-buna  是的。在有了「夏草が邪魔をする」这个标题和专辑世界观的前提下,制定了曲子方向性的路线。


——在决定歌词和编曲之前,按照曲目顺序事先大致定下整张专辑曲子和歌词的基调,这种做法还挺少见的呢。


n-buna  或许是这样吧。我想把ヨルシカ作为概念性的存在。在每张专辑的根基定下适当的概念,并不是一点一点地将好听的曲子填满整张专辑,而是为曲子赋予相互产生联系的含义,可以将整张专辑流畅地听下来。想做这样的专辑于是开始了制作。


——那么ヨルシカ也有自己的概念吗?


n-buna  我想表现的东西是夏天的空气感和透明感……不过这不是ヨルシカ本身的概念,而是曲子的主题。ヨルシカ的概念会随着作品的改变而改变。因为以后我想做的东西也会产生变化,说不定概念也会随之变动。


suis  ヨルシカ就像是一种表现手段吗?为了做出vocaloid做不到的方向性而使用的手段。


n-buna  啊啊,的确可能如此。不过直白地说出来的话……就显得有点儿冷淡了(笑)。


——是将ヨルシカ作为容器,每次都把不同的内容放进去的感觉吗?


n-buna  这种说法挺合适的,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
从好的意义上来说很难受


——渐渐地理解了专辑的全貌。这张专辑以inst作为开始,第二首的「カトレア(卡特兰)」是首很有live感的曲子呢。


n-buna  想做办live的时候会很有气氛的曲子。“哦哦哦”的副歌结束部分,总觉得是一边想像着“会不会和live的观众一起很开心地合唱呢”一边做出来的。


——「あの夏に咲け(在那个夏日绽放)」中也出现了相同的“哦哦哦”呢。


n-buna  很喜欢以这种方式产生联系(笑)。这种做法,果然很有趣不是吗?


——放在两首之间的「言って。」。我很喜欢这首曲子。


n-buna  谢谢!我也很喜欢这首。纯粹想做简单又好听的曲子于是做出了这首。


——这3首每首类型都不同,但都有强烈的诉求力,可以一下子切入进去呢。另一方面,后半部分收录的切入曲「靴の花火」是首很平缓的曲子。


n-buna  我也很喜欢这首哦。


——能使人联想到n-buna的vocaloid曲「夜明けと蛍」。




n-buan  啊啊——,或许我就是喜欢做这类曲子吧。减少音数使音乐变得简洁,相应地在副歌部分使音乐更加丰富。


——刚才提到的最后一首「雲と幽霊」,虽然歌词内容很悲伤,曲调听来却又很欢快。


n-buna  这里运用了cut-up(剪裁法),因为我很喜欢electronic music(电子音乐),于是用这种方式将各种音色调整之后进行编曲。我觉得是一次技术到位的成功的编曲。


——像电话铃响一般的编曲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以这样的曲调结束这张专辑也是种很新鲜的方式。


n-buna  这是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哦。


——suis,由你来选的话你最喜欢哪一首呢?

 

suis  虽然每首都很喜欢……大概是相互对应的「言って。」和「雲と幽霊」吧。拿到这两首的demo,为了找到调子在家里练习的时候,一边唱一边哭着想“这样根本没法找调子啊!”(笑),从一开始就深受触动了。「言って。」的副歌里所唱到的对方,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吧。明明已经不存在却又执拗地特地让对方“说吧”,真的是……从好的意义上来说又很难受(笑)。

 

n-buna  (笑)。

 

suis  明明已经很悲伤了,明明知道对方什么都不会说,抱着“不说的话我没法接受你去世的事实啊”的念头,不过得不到回答的没有完结的世界,全部包含进了这段副歌之中。写出这样的歌词真的很难受啊(笑)。


进入限制解除模式之后其他人格降临


——最后想问问关于live的打算?


n-buna  正因为是live所以不就有要做的事情了吗?大家一起合唱也好,制作live用的前奏也好。想制作这样令人期待的展开。也想做出让人期待的曲目单。


——当然,演奏的话只有7首显然是不够的呢。


n-buna  是的。不仅是作为ヨルシカ的live,同时也是作为vocaloidp的n-buna的live。所以和以前n-buna的live一样,这次也会由suis来演唱许多vocaloid曲。


——suis关于live有什么想法吗?


suis  不练习的话是不行的。live与录音不同,不管是否能发挥好的地方都有可能变得苦手,为了使享受live的心情高涨起来,同时使自己的不安升华成积极的方面,从而想要努力练习。


n-buna  拜托了!(笑)


——对于过去的登台表演有什么感受呢?


suis  该怎么说呢,当时简直要飞起来啦。平时还会很紧张地想“失败了要怎么办啊”,但站在舞台上的一瞬间就进入了“别去想了”“失败就失败了也没什么的”的限制解除模式(笑)。即使忘词或者唱错词,在唱的时候也会去想“现在不是失落的时候”,即使失败了,说不定反而忘记了其实有发挥得不错的地方……简直就是其他人格降临了吧?有种两个人格没能共享那段记忆的感觉。


——只想投入地拼命去唱吧。


suis  因为突然有个奇怪的人格现身了,所以会去想“这次为了做好更充裕的准备以站上舞台,不让精神得到锻炼是不行的。”(笑)。


——不过,世上也有很多一紧张就会退缩的人。我发现suis能甩开这个限制解除的方向,是因为有着作为登台者的素质哦。


n-buna  是这样的哦。


suis  是这样的话我会很开心!


——今后会有定期办live 的预定吗?


n-buna  关于这个还没有想好呢。首先是下次的live,然后在不断做出作品的同时会产生强烈的想办live的意愿吧。


评论
热度(57)

© veek | Powered by LOFTER